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城孤魂网易里的博客

一个有点社会责任感的老实人

 
 
 

日志

 
 
关于我

工程师,下岗的,业余喜欢数学和写小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石峁遗址遐想  

2017-09-01 11:00: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石峁遗址遐想

中国的远古历史真的像歌词里唱的那样:你像雨,像雾,又像风。确实是让我们后人充满遐想和崇拜,我们能够感受到中华民族远古时期人类文明的曙光,但是我们看那段历史和出土文物就像看外星人的一样。

这段历史时期就是从一万年前左右的中原贾湖文化遗址和东北、河套地区、河北北部的早期的细石器文化遗址等等,也包括红山文化的早期文明,直至我们只有史料记载而缺少文物佐证的夏朝。

过去看历史书,总是把夏朝所谓的中国固定在中原那么一小块地方,我就怀疑这种定义的准确性。因为黄帝是在河北北部的涿鹿打败了蚩尤,而统一了远古的中国。难道黄帝他老人家不远千里和蚩尤约架在外国打了一场统一中国的内战不成?

如此看来历史书上许多对中国远古历史的描述都是错误的,中国人对自己的远古祖先并不了解,许多都是主观的推论。好在近代考古学的不断发展和进步,我们才有可能掀开盖在中华民族这个远古历史美女神秘的面纱来。

 

我们知道人类的演化离不开地质灾难和气候的改变,似乎外界环境变化的越剧烈动物们进化的反而更快,以便更能适应环境而保持物种的繁衍和进化。这也像人们所讲的那样:“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样。东非大裂谷的出现,让早期的原始人离开非洲大陆向世界各地逐渐扩散。

中国处于欧亚大陆的东端,有着极其特殊的地理环境,东部是浩瀚的太平洋,北部是辽阔的西伯利亚平原和欧亚大草原,西南是逐渐隆起的喜马拉雅山和青藏高原。而中国民族的伟大的母亲河弯弯曲曲的从青藏高原一路朝东,又不断的南北变化着河道,从地球上最高大的高原青藏高原流进地球上最大的海洋太平洋,如此注定了我们这个民族不平凡的远古历史,和注定了我们这个民族成了这个星球上最伟大民族之一。

我们知道青藏高原至今都在不断的隆起,这有科学依据可查。同时它的北面的黄土高原和西伯利亚变得逐渐寒冷和干旱。石峁遗址出土了鳄鱼的骨头,人们说那是从长江或海岸靠人力交流过去的,但是为何不这样理解,河西走廊、河套地区、阴山南麓、燕山南北和红山地区,在远古距今八、九千年至距今五千年时期,远比现在温暖、湿润,这些有红山文化遗址为证,那时的先人已经有了农业。还有石峁遗址建在高地上,如果不是多雨湿润城堡里居民的饮水都会成为问题。

 

在我看来(我不是专家纯属猜测)唐、尧是两个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部落方国,但是尧是同一个人。自从黄帝从红山文化的(不一定来自红山,但是一定是同一文化的集团)的河套地区,以半游牧,半渔猎的生存方式南下中原,以红山地区早期农业的和中原地区仰韶文化农业为基础,发展出更加稳定的农业文化后,他的后代子孙与炎帝族和蚩尤残留部族相融合,出现了五帝时期万邦万国的中国古代版图格局,而这些部落和方国之间也有联盟和战争。可能山西南部的陶寺遗址就是远古中华文明的一个政治中心之一,尧受部落和方国的举荐,在陶寺成了远古部落联盟的首领,有点像现在的联合国秘书长。而此时在中华大地上还有许许多的地区性的部落联盟,还有一些方国。有些因为年代久远遗址没能保存下来,我们可以看到的最著名的有长江下游、太湖周边的良渚文化遗址,陕西北部的石峁遗址和山西南部的陶寺遗址等等。

工作关系我去过陕西神木,看过哪里的地形,跟我过去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没去前我想那里是黄土高原(现在比大同、赤峰周边的地理环境还好些)和沙漠荒地,到了那里一看不全是想象的那样。其实神木的东部是山区,中间是丘陵地带,这里有河有水有植被,西部才是沙漠和荒漠,是一个由山区向沙漠过度的地带。可以想象出远古如果气候温暖,这里降水不是问题,山区的过度地带长满了森林,而沙漠地带也是遍布草原和植被,这种地理环境是适合早期人类生存发展的。

 

我们为何不这样猜想,石峁遗址的主人也是早期远古红山文化的遗民,也是黄帝的后裔,他们建立了石峁城和石峁帝国,也就是早期的夏。随着青藏高原的隆起,这里的气候逐渐变的干旱少雨,他们不得不沿着黄河、山西的汾河向南部迁徙。所谓的夏的祖先鲧治水,因为缺水而沿着变化无常的黄河迁徙,必然需要治水了。直到大禹占领了陶寺地区,才算完成了治水,其实就是早期中国朝代的出现。也就是夏的早期入侵了尧舜的陶寺地区,而建立了夏朝,这在历史书上也这样说:大禹杀掉了一些不服从他调令的部落领袖们。陶寺遗址和石峁遗址几乎是同一时期存在的,夏的晚期可能迁都了,我们现在还没有找见,也可能永远地找不见了,但是这不影响夏的存在。否则陶寺遗址和石峁遗址就无法解释了,有人讲不要拿考古的现实与中国的早期史料传说相对应,但是巧合太多了那就是事实了。

还有一个旁证:夏亡国后一部分贵族逃回了河套地区,成了匈奴人的祖先,这不是空穴来风。

这里面有一个观念,一个朝代和帝国灭亡后,不是举国百姓都死了,而是上层统治者们跑了,老百姓暂时躲避一下,他们还是新的朝代或帝国的新的臣民。同样几百个夏朝的贵族跑到了河套地区,哪里的百姓自然也就成了新主人的臣民,他们也就算是夏的后裔了。有时国家和朝代仅仅是一面旗帜的问题,几个人就可以举起一个新的朝代和帝国的旗号,其实百姓和种族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总之对石峁遗址的保护、挖掘和深入的研究,必将改写中国的远古历史。

 

 

                                         李铁钢   201791日星期五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