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城孤魂网易里的博客

一个有点社会责任感的老实人

 
 
 

日志

 
 
关于我

工程师,下岗的,业余喜欢数学和写小说。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鱼肚白色下的古城 第二章 部分  

2017-07-29 08:3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第一章放在了我的博客里,也没有给我显示出来。也看不到提意见的人,我也没有在其它网站的博客里放。今天把第二章的局部放在这里,我是想说:这个玄幻小说就是这种风格和写法,你们看如何?我担心进来也被敏感掉!那个《玉宇情炀》全面修改,不过去不敢写的都放进去,大概有了四十多万字。一章六千多字,一共七十多章。解释一下“炀”    字,原先叫《玉宇情仇》,发不出去了,改了十几个名也不满意。后来看到了“炀”字,是烧烤的意思,我想“情感”也是烧烤,那爱一个人不是都被烧烤吗?《玉宇情炀》可以解释成“在宇宙里的情感燃烧”。

第二章        天水桥

从南阁向西北走,不远处的府河有一座漂亮的石桥,那就是天水桥。

莲花轻盈的就走上了石桥到了桥中心,她的身姿是那样的潇洒飘逸。我到了桥的边上,时空仿佛变成了果冻,我被粘住在了空间里,石桥就在我的眼前,似乎伸手就可以触摸到桥的护栏,抬脚只需要一小步就可以跨上桥面,但是我无法移动寸步。

莲花笑着说:“这是另一个时空世界,你的躯体无法进入,那就委屈一下吧。”说着左手食指一道白光点在了我的身上,我顿时感觉身体在收缩,渐渐的变小,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石雕塑像,她把我放进了篮子里。我说:“本来这里不能通行,石桥连接了两岸,把不通行变成了通行,这里是一个什么道理?还有本来有桥,就是被别人阻击,就在眼前,可惜就是不能前进半步,有桥无法通过!”

莲花说:“牛郎和织女被王母娘娘撒了一道银河,把二人阻断,每年的七月七喜鹊搭起鹊桥让他们相会,这里面就有了隔离和搭桥的概念了。”

我说:“明白了,月下老用红线也是牵线搭桥。”

莲花说:“算你聪明,这是一个概念。时空里也一样,不通的地方也可以搭桥过去,这跟高山挖隧道是另一个概念,它们像不像是对称的两个方面:河流、高山,桥梁、隧道目的都是要通行。”

我说:“是不是我们在现实的生活里也会遇到河流、高山的事,我们要使用一些手段才能过去?”

莲花说:“对,就像现在的你。”有些事太深奥,我也懒的想了就不再说什么了。

 

过了桥到了河北岸,我从篮子里跳了出来,这里的时空可以适合我活动。

在北河坡的歪脖子柳树丛里,有一个用树枝和破席子塔城的简陋棚子。莲花走了过去,我很犹豫,说:“你去那么个又破又脏的地方干嘛?”她也不理我,弯身挤进了矬小狭隘的破门里。我一看就赶紧追了过去,我怕她发生意外。我靠近门口,门关了起来,仅仅有一道窄窄的门缝,我根本就进不去,我就玩着命得往里钻,身体在缩小,一会终于挤了进去。这里的情景出乎我的预料之外,里面宽阔明亮,地上铺着木板和席子,席子上有古代的桌几,桌几上有几卷竹简,有一人在桌几前席地而坐,手拿一卷书简认真的阅读,此人蚕眉杏眼,两腮消瘦,身穿肥大的氅衣,脚踏云履。我一看就是哪个被压住腿的流浪汉王三玄,此时他没有了一点流浪讨饭的形象了,显得大智若愚深沉高深。莲花也席地而坐,把篮子放在她的身边。

我习惯性的沿着屋子巡视了一圈,主要是观察周边的情况,有没有危险这是我的习惯,也是现在必须做的,我知道我有保护莲花的责任,但是我的神通远远不如她,也就是她不愿意出手的地方,我给咋呼一下就行了。透过草屋的窗户南边就是府河,河水清澈,波光粼粼,鱼在水中畅游,船舟徘徊,岸边垂柳绿荫葱葱,小鸟歌唱其中。对过河岸是平原无际。河的北岸城墙屹立,雄伟壮观。

王三玄起身相迎,与莲花相互客套一番。他把手伸出了窗户,胳膊变得又细又长,在柳树的顶端采集着嫩叶,然后放入三只桃花瓷碗中。又从河里掏来一瓢清水,有一个彩陶壶加火煮水,然后过滤沏茶。我闻到一股清香立马飘满房间,清新爽意,顿时感觉神清意满精神焕发。

 

“老子谈玄,先生何解?原洗耳恭听。”莲花说。

“世人谈玄,悬而无根,那不是玄,而是空空意念。老子谈玄,是玄中之玄,无、有之本源,凡人俗子如何懂得?”王三玄说:“与仙人谈玄,我们就要超越时空,那就真的玄而又玄了!”

眨眼之间时空变幻,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似乎像是一座人们想象的未来之城,也够科幻的。一座明亮的写字大楼,高入云端,侧墙有几个巨大字体:现代科技玄学研究院。这是哪里啊?我可不认识。只见王三玄领着莲花走进了大楼,我也跟了进去。进入一间研究室,里面有超级电脑和宽大的穹型显示屏,还是三维立体的。

他们坐在了屏幕前的智能座椅上,我在一旁也坐了下来。屏幕上开始现实一些画面。同时王三玄讲解着:“《道德经》的第一章是全书的理论基础,也是精华所在。后面的章节都是自然界里现实的例子和应用。谈老子的玄主要是讲‘道’谈有、无的关系,也就是‘玄之又玄,众妙之门’了。”

“小女子愚钝,请先生详解。”莲花说。

我说:“玄是玄,玄跟丫鬟、小姐是何种关系?”王三玄用眼直瞪我,我揭了他的短,我知道他恨我也没用,他这是犯错误,我是证人,事情闹大闹小我说了算,他今后有求于我!

王三玄看了看莲花,莲花默不作声,他只好说:“一言难尽,说来话长。”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